神农架旅游旅游攻略、景点攻略

目的地 >> 湖北 >> 黄冈 >> 神农架 >> 神农架旅游 >> 神农架旅游攻略
寻找传说中的野人 神农架徒步穿越攻略
发布日期:2006/10/9 11:03:34

  神农架位于湖北省西部,东临荆湘,南临长江,西接重庆,北*武当。因相传远古神农氏在此搭架采药、尝百草而得名,神农架因其特殊的地理环境和独特的地理位置,使其成为各种动植物的避难所,以致在第四纪冰川时许多动植物在这儿幸免于难。因此,神农架在1990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纳入“人与生物圈”保护区网计划。神农架旅游资源非常丰富,山势高耸、林海苍茫,野生植物有2000多种。林间珍禽飞鸣、异兽出没,有野生动物570多种,其中有金丝猴、毛冠鹿、苏门羚、金钱豹、小灵猫等国家保护的珍稀动物20多种,动植物种类繁多,森林茂密,是户外探险、休闲度假的好去处。
 
  目前,神农家林区划分为东西两片,分开管理,西片为已经开发成熟的旅游风景区,主峰为神农顶,海拔3105米,一直有平稳的柏油公路开车而上,沿途主要景点有神农顶“飞云观瀑”、“板壁岩”、“野人博物馆”等等。门票60元/人。
 
  东片下辖彩旗、木城两个保护站,为现在真正意义上的原始森林核心无人区,主峰老君顶,海拔2936米,次峰老君寨,海拔2780米。现被列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为全封闭区,严禁一切人畜进山活动,进山必须凭相关科研考察介绍信及报批保护局同意方能准入。
 
  东片老君山原始森林片区有很多穿越线路,今年五月份我随队穿越的路线为北京山水行的驴友所记的传统穿越线路:木鱼镇——小当阳村——彩旗村——阿尼陀佛——老君寨——原始森林——屁股坡——蚂蝗沟——黑水河——彩旗村。此线路由于穿越队伍人数众多,也是被广泛驴友们所说的传统意义上的穿越线路,已经可以明显分辨出一条踩踏形成的小路,第一天可以包车(80元/辆)沿盘山泥土石路经小当阳村、彩旗保护站直上阿尼陀佛后开始徒步,一直上行往东北方向约四-五小时可以徒步到老君寨露营,第二天从老君寨下行往东南方向经——原始森林——屁股坡——蚂蝗沟——黑水河两河口上——盘山公里返回彩旗村,约十小时能完成。第二天的路程也可以分开做两天来进行穿越,在蚂蝗沟露营,这样就比较轻松了。三天穿越时间,每天一个标准线路的量,可以留出充足的时间慢慢观赏风景。运动量虽不大,但户外活动的综合技能要求较高,特别是身体的平衡能力掌握不好的话,还是会有比较大的意外危险。过彩旗保护站时要检查相关进山许可证,无证将会被拒绝进山。

 
  今次九月份穿越的线路二为老君山--九冲沟原始森林核心无人区穿越,经彩旗、木城两保护站证实,是背包一族咱磨房驴队首次涉足穿越,五人以上穿越成功!彩旗、木城两保护站内日记已经首次留下咱们磨房驴队的足迹记录。
 
  1、徒步线路:
  彩旗村——天生桥——两河口——乌龟峡——水磨屋场——坛子岩屋——小垭子——小磨湾——香子岩屋顶——老君寨——老君顶——烂石窖——营房——邱家坪蚂蝗堆——岩之鼻子——(驼牛)鬼门关——麻湾——瀑布——红岩湾——木城——西沟——东沟——九冲——猴子孢
 
  2、线路评价:
  此线路以前从没有五人以上结队穿越走过,全程路线无补给或求救的地方,所有四天的装备给养都要背负穿越,是真正意义上的神农架原始森林核心无人保护区。由于森林中随时有不可预计的危险与天气的变化无常,随时会危及生命安全,所以必须要有丰富的户外活动能力、适度的野外生存技能及良好的应变措施,为限制级徒步线路。

  强烈建议:没有经过三次以上的大强度的拉练磨合,队员之间的协调与相互了解不够,切切不可进入!!
 
  3、徒步级别:
  限制级活动,难度系数为五级。特惊险刺激+特艰难+特美景;强度强,险度险,技巧强。
 
  4、徒步时间:
  四天
 5、起点:
  彩旗村
 
  6、中转站:
  无
 
  7、终点:
  九冲
 
  8、推荐人数:
  七人以上较安全
 
  9、推荐最佳行程:
  全程
 
  10、徒步内容:
  峡谷穿越+森林探险+高原风光
 
  11、必备装备:
  开山大砍刀、辅绳、长统足球袜
 
  12、徒步区气候与地理环境:
  神农架的气候以亚热带季风气候为基带,以立体型气候显著为主要特点,随海拔增高,依次迭现暖温带、中温带、寒潮带等多种气候类型,境内极端低温-21℃ ,极端高温38.5℃ 。九月底到次年四月为冰霜期。
 
  神农架属秦巴山脉褶皱带,为燕山运动所形成,保存着完好的上前寒武纪地质结构,其山脉由秦巴山脉东端崛起,自西南向东北延伸。境内最高海拔3105.4米,最低海拔398米,平均海拔1700米,有3000米以上的山峰6座。地貌具有山川支错,脊岭连绵等特征,素有“华中屋脊”之称。
 
  13、往返交通:
  往:广州——宜昌(火车2286次,上午11时31分广州开出,次日早5时31分抵达,卧铺159元/人)
  宜昌——兴山(汽车最早班6时30分开,半小时开一班,全程146公里,约耗时3小时,票价30元/人)
  宜昌客运站电话:0717-6445314 6445291
  也可以到宜昌火车站斜对面的东鑫酒店包小桥车,宜昌-兴山150元/辆,坐四人 电话:宋司机13872535918
  兴山——木鱼镇(汽车60公里,约耗时90分钟,票价10元/人)
  建议:可以从兴山包车直抵彩旗村露营,第二天一早起来出发开始穿越,七人坐长安之星90元/辆,柳州五菱四坐人货两用车60元/辆,经小当阳村泥土石小路去彩旗村约十公里可以到向导卢武星家,郑司机13537743641 13872540048 13686457694
 
  返:
  木鱼——宜昌,每天早六--七点有两班汽车发宜昌,票价45元/人,或者坐木鱼至兴山的小巴,10元/人,再从兴山转车宜昌,25元/人,(回便宜了五元,呵呵)兴山客运站电话:0719-2522792
  宜昌——广州,每天宜昌火车站有三列火车到广州,分别是上午10时16分,下午14时10分(2288次,次日8时31分到广州,推荐坐,后发先到,票价159元/卧铺),14时41分。
 
  14、住宿:
  宜昌新世纪酒店,双人间100元/间,云集路3号,电话:0717-6442411 6442442
  新世纪酒店往前约100米,长阳县住宜昌招待所,双人间30元/间(公共 卫生间),50元/间(独立卫生间)。
  木鱼镇的宾馆或招待所很多,价格十几元至一、二佰元不等,可讲价!
  推荐住黄鹤楼招待所,双人间带卫30元/间。
 
  15、特色食品:
  神农架的特色小食较多,当地流传一首关于吃的打油诗:“吃的洋芋果,烤的疙瘩火,烧酒配着腊肉喝,除了神仙就是我”。另外神农架的土豆煎饼,神农野菜宴久负盛名,不妨一试。
 
  16、具体行程:
  第一天:彩旗村(海拔1285米)——天生桥盘山公路口下(海拔1390米)——两河口(海拔1235米)——乌龟峡(海拔1460米)——水磨屋场(海拔1680米)——坛子岩屋顶(海拔1902米)〈露营营地〉
 
  从彩旗村向导卢武星家里出发,沿泥土碎石盘山路向东北方向徒步1小时约五公里,上行到约海拔1390米处右手路边下两河口,一路下降,坡斜度约40度。路较湿滑,空气中明显带有股清香的泥土气息,满眼苍绿,古树参天。才开始,同行队友还没有体会到此行穿越的艰险性,对首次踏足原始森林都有股新鲜感,个个咧开了大牙。他们不知道俺五月份穿越时,就是这段路让我回想起一蝶MM当时在那个下着雨的漆黑夜晚,如壁虎长虫般贴壁爬行而上的艰辛;贺兰山MM撕心哭喊,让老天将她身体劈开两半,也不愿意再走半步;而可怜的烂苹果MM一屁股呆在烂石堆上就只知流泪。那一幕幕重现眼底,心头一酸,感觉脸上有两条小虫在爬,用手一摸,原来是流下了两行泪水。原谅我,在阳光下,我才知道这一路竟然是如此的美丽,原来我,在那个五月的漆黑夜晚,我没有能为你们祈求来阳光,照亮神仙般的幻景。
 
  下到谷口乌龟峡(也就是北京驴友所说的黑水河,当地人叫乌龟峡),一路溯溪而上,两河口山泉清冽,溪石青鳞,布满青苔的溪石光滑得难以立足,十分钟不到,首先是魔鬼司令立足不稳,失身黑水河。一身米国大兵装备打扮威武的司令也挡不住黑水河的“魅力”,今次就没有罗浮山拉练时的卫兵相助了。不停的过溪,不停的攀岩,不停的过独木桥,不停的有队友滑落水里,乌龟峡就是在这些不断重复的动作中走过。
 
  中午在峡谷午饭时已经有青青池塘GG、菲菲MM、乱跑MM三位队友被蚂蝗婆婆光顾亲吻。开路先锋池塘的腿上更有三条蚂蝗之多在痛饮,它们可是好不容易才等来一队肥驴啊。饭后开始向水磨屋场挺进,(也就是北京驴友所说的蚂蝗沟,当地人叫水磨屋场),一路在沟边上行,海拔越来越高。由于中午停留午饭时队友都换穿上了长统足球袜作绑腿,做好了预防措施,在蚂蝗沟穿行被蚂蝗婆婆光顾的次数反少了,唯有不停埋头赶路,躲开这个是非之地。只是吓得乱跑MM在队伍停留休息时再也不敢坐下休息,就这样一直坚持到坛子岩屋营地。
 
  第二天:坛子岩屋(海拔1902米)——小垭子(海拔米)——小磨湾(海拔米)——香子岩屋顶(海拔2610米)——老君寨(海拔2780米)〈露营营地〉
 
  早八点起来收营早饭,九点出发。昨晚队友之间分工、协作、配合的团队合作精神让我好感动。扎营的扎营,生火的生火,捡柴的捡柴,拉报警器的布线,各人都在做自己力所能及的工作,一切都是那样协调,天没黑之前滚滚热热的红糖生姜糖水就端了上来,就一个字:爽!!!行前有针对性的系列拉练活动看来没有白搞,队友们之间早已经互相熟悉,都知道原始森林里的挽手相护、共迎挑战是最重要的,感谢你们的团队配合,我为拥有这样的队友而倍感自豪!
 
  今天的路开始就显得坡度很大,踏在松软的冷杉落叶铺成的小道里一直艰难爬行,地形复杂多变,路只能在心里强迫自己称之为“路”。看来今次的向上爬行比五月份的下行难度系数要增加至少一级以上。万幸路上原始森林的绝佳景色为疲惫的身心不停注入兴奋的动力。高大的冷杉林底下长着许多随手可摘的神农架林区四大宝药:七叶一支花、江边半碗水、头顶一颗珠、文王一支笔。不知怎么的,心里想起了正在西北远行的快捷方式GG,想着这些药可能对他那长期行走而落下风湿腿痛毛病的双腿有所帮助,于是一路爬下的摘将过去,收获不少。上到香子岩屋顶后,天空豁然开朗,老君山靓丽的高原风光尽收眼底。蓝天、白云沉沉的如直压头上,满山的甸草已被秋色染黄,穿插其间的丛丛箭竹正翠绿,粉红的杜鹃花含苞待放,孤傲的高大冷杉直刺碧绿的天空;神秘的神农野云充满野性四处飘渺弥漫。或浓或淡,或疏或密,穿过箭竹,浮于甸草,盘缠杜鹃林与冷杉树之间,眼前所看到的一切仿佛是幻觉,人不知不觉中脚步也变得轻浮起来,就这样浮到了老君寨营地了。此行的一切艰辛劳累,就单为眼前的幻境——值!
 
  第三天:老君寨(海拔2780米)——老君顶(海拔2936米)——烂石窖——营房(海拔1850米)——邱家坪蚂蝗堆(海拔1450米)〈露营营地〉
 
  五月份穿越时露营之箭竹林营地为老君寨山脚下,并不是老君顶,此为向导老卢所误导。老君顶在老君寨东北方约七公里处,老君寨徒步上老君顶约需耗时九十分钟,从老君寨向东北方向山脊远眺,隔几个小山头的最高点即为老君顶峰。在此感谢彩旗保护站的邱站长与扬队长的亲自向导带路与指正。
 
  从老君寨顺坡沿山脊而下烂石窖,九冲沟大峡谷原始森林核心无人保护区的入口就在最贴老君顶峰山脚的山凹里。相传老君山远古时顶峰比现在高得多,因地壳的变动,石头不断滚下山谷,形成现在的烂石窖。
 
  烂石窖下九冲沟峡谷的进口海拔高度约2450米,从老君寨与老君顶之间的山脊往东南方向下行,那天的九冲沟峡谷全部被浓雾笼罩,如老天爷举起大刀将我们眼前的世界劈开划分为两个天地。一边是山脊上蓝天白云、阳光明媚的老君山高原丽景,一边是峡谷下雾蔼沉沉、恶魔疯舞的九冲沟阎城地狱。而我们驴队呢,正坐在地狱的边缘,即将开始踏进阎城地狱的领地,而且要从它们的胸膛穿胸而过,等待我们的是什么?没有人能回答!因为没有人走过。但我的战友们给了我莫大的力量与信心,与他们在一起,我无所畏惧!两天的穿越,我们已经学会了挽手相扶,共赴患难,共迎挑战。南山老妖、MIK一直默默的走在队伍的最尾当最苦最累的收队尾驴,红星、山海天、北方、船长、魔鬼司令一直不紧不慢走在队伍的中间居中策应,开路先锋驼牛、池塘一直在队伍的前面趟地雷排险情,其他的四大猛女乱跑、同喜、菲菲、四月的猪猪紧跟开路先锋的后面一步不拉,可爱的猪猪姑娘更是巾帼不让须眉,居然在池塘GG状态不好时,背起那三点六公斤的帐篷大踏步上路。与这样的人一起我无所畏惧!
 
  烂石窖的下坡路一开始就很斜陡,坡斜度约50-60度,草密光滑。脚下一步三滑的湿泥路,加上无处不在暗藏杀机的乱石,在背上的大包重压下步步难移。前面带路的老邱也已经有好些年没走过了,不停的挥动砍刀,而且时不时的要停下来辨别路向。后面的的队友只看脚下砍倒的树枝就知前面开路人所付出的艰辛。突然听到走在我后面的乱跑MM哎呀一声大叫,回头一看,乱跑如木偶般从草坡上翻滚下来,头下脚上给旁边的小杉树挡住了,赶紧转身上前拉扶起来,幸好没什么大事,只是吓得乱跑MM流下了一串晶莹透亮的眼泪,坚强的乱跑一路上哭归哭,还是顽强的半步不拉走完了全程。
 
  好不容易走过烂石窖,下到“人”字溪谷,满眼到处是青苔,又踏上了深一脚浅一脚的林间溪涧,此地蚂蝗众多!时不时的有队友中招被“吻”,刚开始有队友中招时,队伍还停下来等待队友间互相帮助简单处理下,一路上不停的被搔吻,队员已经习已为常,见惯不怪了,吻就吻吧,反正是它们的地盘,防不胜防,何不乐于奉献一回?这一天是我四天穿越中感觉最累的一天,自己作为领队,累了也不能喊累,还要不停的向队友鼓劲加油,军心不可散,命苦啊。不知不觉中生出一种象古时犯人被流放边关,一路放逐的幻觉。眼前碧绿的原始森林化作望无边际的荒凉沙漠,我被带上咔锁,双手被绑,就这样被几个差官押送而行,只有不停的走走走、、、、、、,何处岸啊。
 
  六点天将黑前,终于看到了露营地——邱家坪蚂蝗堆,如大海里漂浮待救时捞到了一根救命草,心中突然注入一支强心剂。要命的是此刻天却下起雨来,老天啊老天,你又为蚂蝗婆婆带来欢乐的节日了!也管不了那么多,终于有个地方歇歇脚总是好的。卸下大包,把被汗水雨水湿透的衣服赶忙脱下,真冷啊,换了冲锋衣牙关才不打颤。此时营地一片尖叫声,砖头下、石缝里、草丛中到处是蚂蝗,俺身上也不知什么时候也爬上了两条,脱下双脚湿漉漉的袜子,里面也有一条蚂蝗孙孙不知何时穿透袜子正躲在里面吸血。可怜的乱跑与猪猪晚上再也不敢两女孩住一帐了,不知跑到那两个GG的帐篷里四人混帐了一宿,稍微胆大的同喜与菲菲就一夜数着帐篷顶上的七条蚂蝗过了一夜。
 
  第四天:邱家坪蚂蝗堆(海拔1450米)——岩之鼻子——驼牛鬼门关(海拔1346米)——麻湾——瀑布(海拔900米)——红岩湾——木城(海拔840米)——西沟——东沟——九冲(海拔760米)——猴子孢
 
  一早起来,与同样早起的老邱与扬队长聊起天来。昨晚的雨已放停,今天难得有个好天气,这样在路上正等我们大驾光临的蚂蝗也许会少些,不过也已经无所谓了,我们吃神农架原始森林里的野果野菜,蚂蝗吃我们,大家都是食物,都是生物链条里的一环罢了,呵呵。
 
  今天的路老邱说比昨天的好走些,但愿不要象昨天扬队长说的那样,还有半小时可到营地的N个半小时漫漫长路啊。队员都累了,同喜肩膀下已被沉重的大包压出了两道血痕。但也只有走出去才是活计啊。上路了,还是麻木的一路往东南方向下行,顺着九冲沟峡谷的沟边穿爬而转,这一段路在五八年那个全民炼铁的疯狂年代曾修过小路,就是蚂蝗特多,俺前面北方的左脚鞋梆上一条蚂蝗不停在爬,一直想把这条胆大包天的蚂蝗拍下来,因北方一直不停的埋头赶路就是不能如愿。反倒是俺后面的猪猪时不时的叫俺把她绑腿上的蚂蝗活捉丢掉,如果活捉一条收五块大洋,俺也挣了猪猪一佰多啊。
 
  鬼门关到了!鬼门关啊鬼门关,这辈子恐怕对你难以忘怀了。当地药农给取个“鬼门关”的名字,可知此地曾给他们带来了多少灾难。湿滑的泥土山路一直盘山腰而行,宽约30-60公分,有时遇上塌方仅仅能容下一个脚掌,人必须如壁虎般两手展开寻找受力点,全身手脚配合贴着岩壁才能慢慢攀爬而过,更要命的是悬崖间不知搭设多久,没人走过的悬空独木桥,由于年长日久没人走动,许多木头已经腐朽烂心,人踩上去真是杀人不见血啊。我们不太走运,就遇上了如此恶心的独木桥。向导老邱与同喜走过去了无事,第三个开路先锋驼牛GG刚走到独木桥中间,桥就断了,驼牛就这样从悬崖摔了下去,一直翻滚了约二十米才给树枝挂住脸朝下停在了半山中。紧跟驼牛后面的我与红星、池塘毫无办法,就这样只能看着自己的战友驼牛翻滚下去,我一边大叫:“驼牛,别怕,我看见你了,别动”!GG们吓得眼睛直了,MM们流下泪水哭了,我当时也顾不了这么多,将大包往后一卸,就从左手边的崖壁快速攀爬而下救牛去。万幸老天保佑,驼牛居然无大事,只是腿部有些皮外擦伤,自己先站起来了。阿尼陀佛,老天保佑!阿尼陀佛,好人长命百岁!我哭了,我流泪了,咱们的运气实在太好了!多谢老天!多谢神灵一路的关照!擦干眼泪,赶紧问驼牛感觉自己有哪儿不舒服,哪儿有活动不便或者疼痛,让驼牛自己感觉下,几分钟后得到驼牛肯定的回答,于是拉着驼牛的手从另一坡脊攀爬而上,回到断桥对面的山路,一边爬一边还是止不住哗啦啦的眼泪掉了下来。悔疚?自责?可悲?还是为自己或者驼牛好运?反正都有,真是百感交集啊。
 
  上到对面的山路,让驼牛坐下,再次好好感觉下自己有哪儿不舒服的,还是得到驼牛肯定的回答,我放心了。我不能老哭掉眼泪啊,悬崖的那边还有很多队友等待我去重新架桥接应,交代先与老邱过来的同喜MM,给我好好盯着驼牛,有什么情况马上通知我,擦干眼泪与老邱一起返回断桥处,重新把剩余下没断的两根木头,指挥在高处的红星池塘老妖与向导老李用辅绳绑好慢慢下放,我与老邱在下面慢移重新搭设独木桥。独木桥搭设好后,先把队友的大包一个个用辅绳吊下来,再空身过新架设的独木桥,重新上路。
 
  万幸驼牛从断桥上面摔下时,离独木桥高约三米处刚好有个塌方成约40度斜坡挡住,上面有一层松软的冷杉林落叶作缓冲,加上驼牛的大包也是个很好的缓冲层,再还有上天给的好运,总算万事大吉逃过了索命的鬼门关。
 

 

关 闭